欢迎进入江宁街道社区教育中心网站!
网站首页>显微镜>>三味书屋>>阅览文章
虎与中国戏剧有何渊源关系

作者: 无 | 发布时间: 2022/2/21 9:08:07 | 34次浏览

虎与中国戏剧有何渊源关系


    虎年说虎,这回说说虎与戏剧的那些事儿。
    “戏剧”,繁体为“戲劇”,从字的构成来讲,字形皆可见“虍”,均与虎有关。有学者分解“戲”字,认为其中的三个主要符号,在甲骨文中已经出现。“虍”是虎头部的侧象形,“豆”是鼓的象形和鼓声的会意结合,“戈”是手执兵器的象形。于是,“戏”被解释为“拟兽的仪式舞蹈”。也有学者说,“戲、劇两字,均从虍,两字都是一边拟兽,一边持刀或戈”。
    从汉画像石中,我们可以看到在汉代“人虎角抵”的游戏是相当盛行的。在汉画像石中,我们能够看到大量有关“虎”的画面,其中一部分就是“人虎斗”的画面。有的是人骑马并使用弓箭等武器与虎相逐,属山林猎虎的艺术表现。有的是手持武器或徒手与虎搏斗、角力,属一种角抵游戏或角抵戏。   
    中国戏剧的起源,论者较多,一说是源于巫觋。王国维先生在《宋元戏曲考》中认为,古代巫觋是以歌舞娱乐鬼神为职业。古代祭祀神鬼,要用人来装扮成“灵保”或“尸”作为神鬼所凭依的实质。先生断定“群巫之中,必有像神之衣服形貌动作者”。这一作法,就是“后世戏剧之萌芽”。
    据《礼记?郊特牲》记载,天子举行的蜡祭中要祭八种神灵:先啬、司啬、农、邮表啜、猫虎、坊、水庸、昆虫。其中说道,为什么要迎猫呢?因为它吃田鼠;为什么迎虎呢?因为它吃那些糟蹋庄稼的野猪。祭它们是为了酬谢它们对农业的贡献,或请其不要伤害农作物。
    据苏东坡在《八蜡》一文中说:“‘八蜡’,三代之戏礼也。岁终聚戏,此人情之所不免也;因附以礼义,亦曰不徒戏而已矣。……今‘蜡’谓之‘祭’盖有尸也。猫虎之尸,谁当为之?置鹿与女,谁当为之?非倡优而谁?‘葛带榛杖’,以丧老物;‘黄冠’、‘草笠’,以尊野服:皆戏之道也。”说明在猫虎戏剧中,所谓“尸”就是由人装扮而成的猫虎形象。苏东坡不仅是伟大的文学家、政治家,还是一个颇具戏剧意识的大学人。在中国历史上,他可能是第一个用戏剧思维去看待前朝礼仪的人。并且在此基础上,对戏剧的诸多问题提出了独到的见解,这些见解又恰与现代的祭祀戏剧的形态特征不谋而合。
    分析中国戏剧的早期形态,云南民族民间戏剧中“虎”具有突出地位。如彝族的‘跳虎节’,从当地彝民尊虎为“虎祖”来看,它是比较典型的图腾崇拜。彝人认为“虎祖”教会了他们进行耕作,表演中遂有“虎驯牛”、“虎栽秧“、“虎打谷”等关于生产的段落。同时,彝人又将虎视为保护神,在上演“跳虎节”时要到各家各户去“斩扫祸崇”。“跳虎节”是体现原始信仰的文化产物,这类“虎戏”至今仍在彝族、土家族等崇拜虎图腾的民族中存在,甚至在豫西北的河内地区仍存在大量的民间“虎戏”。


虎与中国戏剧有何渊源关系
(上图)汉画像石·东海黄公搏虎图(中图)汉画像石·斗牛搏虎图
(下图)陕西省神木大保当匈奴人墓地彩绘画像· 射虎图


    说到“虎戏”,是不能不说到汉代的《东海黄公》这出角抵戏的。据东晋葛洪的《西京杂记》记载:东海人黄公,年轻时练过法术,能够抵御和制伏蛇、虎。他经常佩带赤金刀,用红绸束发,作起法来,能兴云雾,本领很大。到了老年,气力衰疲,加上饮酒过度,法术失灵。秦朝末年,东海出现白虎,黄公仍想拿赤金刀去镇服它,可是法术不起作用,反被白虎咬死了。关中一带的民众根据这个故事,编成节目来表演。后来,汉朝皇帝把它采入宫廷,作为角抵戏的一个节目。
    东海,即东海郡,今属徐州。“角抵戏”系古代乐舞杂技表演的总称,秦汉时已有,汉代称角抵戏,包括找鼎、寻橦、吞刀、吐火等各种杂技幻术,装扮人物的乐舞,装扮动物的“鱼龙曼延”及带有简单故事的“东海黄公”等。“东海黄公”这出角抵戏,在汉时盛行。东汉张衡在《西京赋》中描写它演出时的情况是:“东海黄公,赤刀粤祝,冀白虎,卒不能救,挟邪作蛊,于是不售。”晋代葛洪对东海黄公的事迹有更加详细的记载“有东海人黄公,少昔为术,能制御蛇虎。佩赤金刀,以绎缯束发,立兴云雾,坐成山河。及衰老,气力赢惫,饮酒过度,不能复行其术。秦末有白虎见于东海,黄公乃以赤刀往厩之。术既不行,遂为虎所杀。三辅人俗用以为戏,汉帝亦取以为角抵之戏焉。”
    《东海黄公》表现人虎搏斗,但它不像一般的角抵戏那样,由两个演员上场竞技,以强弱决定输赢,而是根据特定的人物故事演出的一段情节。戏里人物的造型、冲突的情境、胜负的结局都是预先规定好的,其间还有举刀祝祷、人虎相搏等舞蹈化的动作。它第一个突破古代倡优即兴随意的逗乐与讽刺,把戏曲表演的几种因素初步融合起来,为戏曲的形成奠定了初步基础。因而,它带有一定的戏剧因素,是迄今为止中国戏剧史学者一致公认的汉代角抵戏的代表性剧目。
   分析中国戏剧的早期形态,应当注意原始信仰的深远的文化背景和复杂的表现形式。如彝族的“跳虎节”,是真正体现原始信仰的文化产物。而“东海黄公”等“虎戏”说明,人作为大自然中的一个物种,必然与所处之环境构成关系。这种狩猎时代所形成的人与兽的对立关系,在后世的戏剧文学中表述为“冲突”。这种冲突的对立情结,给观众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快感,故而在汉代久演不衰。以“虎”为主要角色的“东海黄公”表演,被研究者看作中国古代戏剧的原始形态,“虎戏”被研究者看作与中国早期戏剧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